紫牛
【紫牛新聞】人群中多看一眼找到失散59年的小妹,兩家距離僅1公里
來源:揚子晚報網 2019-04-18 20:06:36

“只是因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誰也無法預料,去社區中心配藥的大姑子遇到了一個和自己嫂子長得極為相像的女人,而沿著這條線索,竟幫助嫂子找到了失散59年的妹妹。

一切似乎冥冥之中自有天注定,讓親人終于得以團聚。

4月15日,蘇州市姑蘇區的陸家老五與偶遇的張瑾做的DNA比對的鑒定結果出來了,陸秀英和張瑾之間確實存在生物學全同胞關系,也就是說,兩人的確是親姐妹!

幸福來得太突然,4月18日上午9點,陸家兄妹與張瑾相約在茶館見面聊天,兄弟姐妹們激動不已,這份逢年過節時時提起的牽掛和親情,此刻終于盼來了大團圓結局。

更令人感到意外的是,張瑾和三個哥哥的住處相距僅一公里左右,大家除了在同一個社區衛生服務中心看病配藥,還經常在同一個菜場買菜。今年76歲的二姐陸惠英不停地抹著眼淚說:“小妹回家了。”

 
一次偶遇牽出一段血脈親情的回歸
3月27日下午3點左右,蘇州市姑蘇區滄浪街道三香社區衛生服務中心,陸家老五陸秀英的大姑子岳雪珍正在排隊配藥,偶然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排在她前面,岳雪珍心想:“這人長得真像我嫂子。”早就得知嫂子家中早年送走了一個小妹妹,于是岳雪珍上前搭訕詢問,對方正是張瑾。面對突如其來的認親,張瑾只是應承了幾句,并未放在心上,“天下長得像的人很多,可能是巧合。”
回去后,岳雪珍將此次“偶遇”告訴了嫂子陸秀英,聽說張瑾表示“小時候的事情不記得了”, 陸秀英心里咯噔一下:“會不會真的是自己的親妹妹呀?”得知珍貴的線索,陸家兄弟姐妹決心追查下去。4月2日,等哥哥嫂子旅游回來,聚齊了一家人來到三香社區衛生服務中心,想要進一步辨認岳雪珍口中“長得像嫂子”的那個人。通過調取當天的監控錄像,看到監控中的側臉,陸家人一致驚呼,:“像,真像!”

圖片
陸秀英和張瑾

 

篩選排在岳雪珍前面五位就診者的信息,只有一位名叫“張瑾”的女性符合條件。當天值班的護理人員欒敏回憶說:“他們過來說要調取3月28日的監控,最后才發現是3月27日的事。”由于監控記錄只保留十五天,后面的新記錄會覆蓋舊記錄,“還好他們來得及時,否則就錯過了。”隨后,三香社區衛生服務中心建議陸家人聯系社區,幫助他們尋親。

DNA鑒定確認“她就是我們的七妹”

 
4月2日下午5點多,姑蘇區滄浪街道三香社區工作人員吳偉民接到電話,對方表示,希望請社區幫忙查找一位名叫“張瑾”的居民信息,同時表明了“尋親”的愿望,語氣聽上去有些焦急。“當時我快下班了,但還是答應幫他們查一下,十分鐘后聯系。”隨后,吳偉民迅速在電腦上查找到“張瑾”的相關信息,“第一個號碼打不通,第二個號碼打過去,是張瑾老公接的。”說明來意后,兩家人約定,第二天在三香社區的會議室先見個面談談情況。


第二天上午,陸家人早早來到社區,等待與張瑾的會面。“那天第一次覺得有了希望,”二姐陸惠英描繪著當時的情景,情不自禁地抹起眼淚。坐下來面對面聊了半小時后,大家都覺得張瑾長相和陸家姐妹非常相似,當天下午,陸秀英和張瑾到蘇州大學司法鑒定中心,去做了DNA基因檢測。


4月15日,激動人心的消息傳來,蘇州大學司法鑒定中心出具司法鑒定意見書,報告顯示陸秀英和張瑾之間存在生物學全同胞關系,兩人的確是親姐妹,也由此確認了張瑾和陸家的血緣關系。“好像做夢一樣!”拿到鑒定結果的張瑾起初完全不敢相信,從未見過親生父母的她,原本竟有六個兄弟姐妹,出生在一個大家族里。

圖片
DNA檢驗結果

 

在接受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采訪時,二姐陸惠英說起了59年前的往事。從她的敘述中記者得知,1960年正值三年自然災害,正好小妹出生,此時家里已有六個兄弟姐妹,生活舉步維艱。母親當時37歲,患有嚴重的心臟病,無奈之下父母才決定將七妹送走。“通過我的姨奶奶聯系了一戶想要收養小孩的人家。”陸惠英告訴記者,送走的那天下午,她幫小妹穿好小棉襖,和奶奶一起送到了棗市橋南(現胥江新村),交給姨奶奶。此后,陸家人和小妹妹斷絕了聯系,關于收養小妹那戶人家的情況,陸秀英和兄弟姐妹也都一無所知。“小妹出生后,名字都起好了,叫‘秀珍’。”陸惠英哽咽的蘇州話里,蘊含幾十年的愧疚和深情。

圖片

張瑾、二姐陸惠英、五姐陸秀英


曾猜測自己被收養

奈何卻沒有尋找的線索


4月17日下午,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來到老禾家塘岸63號5幢的張瑾家中,她和老伴、兒子一家五口住在這里。張瑾回憶道,自己讀小學一二年級時,家里最早住在倉米巷,后來搬到人民路、鳳凰街、道前街等地。“關于我是被抱養的事情,父母從來沒有和我提過。”張瑾說,雖然從很小的時候便聽隔壁鄰居說過,但養父母對她視如己出,養母叮囑她“不要去聽別人的閑話”。


2015年6月,張瑾的養母去世,而養父早在1993年因病過世。至今,張瑾仍沒搞清楚自己的身世,只是內心有過猜測:“是不是因為自己有先天缺陷,才被父母送走?”紫牛新聞記者了解到,張瑾小時候患有軟骨病,走路嚴重內八字,后來養父母帶她去看了老中醫,每天按摩腿部,直到2歲才完全治好。在陸家哥哥姐姐們找到她之前,張瑾有時也會思索,親生父母家中會有多少兄弟姐妹,而自己會是排行老幾,種種疑問都因苦于沒有一絲線索而擱置下來。


陸根壽介紹說,陸家兄弟姐妹一共七個,自己排行老三。大哥陸根海已去世多年,如今家里只剩二姐陸惠英、四弟陸根元、五妹陸秀英、六弟陸福元,現在終于找到了七妹,一家人得以團聚。幾十年來,每年春節家庭聚會,大家都會想起流落在外的七妹,心中十分掛念。尤其是二姐陸惠英,想起小妹便忍不住淚流不止。“那時候家里條件不好,母親又生病,不得已才送走了小妹。”陸根壽哽咽著說,母親很早就去世了,父親臨終前心里也放不下這事,想讓我們找到她,可一直以來也沒線索,不過我們沒有放棄過。

圖片
除了已故的大哥,陸家兄弟姐妹6人

 
一朝重逢

方知小妹就在身邊
66歲的五姐陸秀英保存著唯一一張張瑾兒時拍的相片,那是她被送走之前留下的紀念。陸秀英介紹說,相片中的張瑾10個月大,被送走之前特地去拍的,過去一直放在家中的玻璃相框內,幾次搬家都小心翼翼地保留著,生怕弄丟。見面時,陸秀英把照片拿出來給張瑾看,“七妹小時候很好看,大眼睛,小臉紅撲撲的。”想起送走小妹的情景,陸秀英心里滿是不舍:“我比她大6歲,小妹幾個月的時候,我經常喂她喝米湯。”

圖片

 張瑾小時候的照片

 

張瑾仍說自己的身份證和戶口本均顯示出生于1961年6月,但聽姐姐們說,自己是1960年被送走的,當時她已經出生10個月,“或許養父母是從領養我那時開始算的。”

沒有擁抱,沒有喧嘩,欣喜藏在一杯茶和幾盤干果里。分別時,他們剛諳世事;再見時,已然白發蒼蒼。能坐在一起聊聊天,便是最幸福的事。聊天中,陸家人才注意到,三個哥哥都住在銀橋新村,兩個姐姐住在西環路附近,幾家靠得非常近,而小妹與哥哥們的家直線距離不到一公里,他們平時經常在同一個勞動路菜場買菜,也會去同樣的三香社區衛生服務中心看病配藥。


“七妹回來了,現在我不是最小的了,”老六陸福元開心地表示,家里人商量,小妹多年在外生活,和家人都不太熟悉,直接一起吃飯有些唐突,怕她感到拘謹,不如選擇喝茶聊天,氛圍比較輕松自然,先溝通一下感情,之后慢慢相處。數十載牽掛惦念,一朝重逢,鏡頭前,陸家兄弟姐妹們拍下了第一張全家福。


紫牛新聞記者|周曉青

實習生 金欣

編輯|張冰晶

主編|陳迪晨

圖片來源 受訪者提供

-END-

 

揚子晚報·紫牛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轉載拒絕任何形式刪改

否則保留追究法律責任的權利

紫牛新聞常年法律顧問:

北京大成(南京)律師事務所唐迎鸞律師

| 微矩陣

揚子晚報網(江蘇揚子晚報有限公司)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建立鏡像 版權聲明

地址:南京市建鄴區江東中路369號新華報業傳媒廣場 郵編:210092 聯系我們:025-96096(24小時)

 
百盈快三怎么看走势图 pt电子游戏大奖视频 吉林快三人工计划软件 今天甘肃快3走势图解 赛车每天稳赚最新模式 蛋蛋有大小 516棋牌游戏中心 500元 倍投方案 稳赚 北京pk赛车开奖历史 pc28杀组合预测软件 北京pk赛车技巧 上海时时3星走势图 北京pk10前三基本走势 大奖赛车稳赚绝招 二八杠生死门演示 北京pk赛车手机版